口里木

亲亲画绑@抹茶炒餅過期了
杂食杂产。慎关。躺尸。非亲友禁转载。
若曾有一字让你动容就是我的荣幸。

如果你喜欢我所有的文字那你是个瞎子了请让我当你的导盲犬

【轰出】牵手

—OOC

 

出乎意料的,居然是绿谷出久先主动。

一开始只是和往常一样,两人并肩走的时候无意中肩膀碰撞在了一起,再然后就是手背,随着肩膀的动作也轻轻碰在一起。

这如果将其中任何一个对象换作绿谷出久那个脾气极差的发小,下一个反应都绝对是立刻马上飞快抽手,说不准还得要甩几下摆脱那种属于别人皮肤的干燥温热感。

然而现在在场的是绿谷出久和轰焦冻。

在两人心照不宣心有灵犀心无旁贷的迟疑间,本来只是一次即刻便可分开的碰擦,经过往前走了两三步还没分开的过程,成功升级为一种蓄意的贴合。

“……”两人分别将头往远离对方的那一旁侧了侧,手背却贴得更紧了。

轰焦冻的视线毫无着落地扫过走廊窗...

【嘉金】你看见我的鸟了吗(3)

(2)

—OOC,乱七八糟


16.

金凭借着玄妙的迷路天赋和直觉找到格瑞的时候,格瑞看上去相当狼狈,衣冠不整发型凌乱,毫无酷哥形象,神奇的是从刚刚开始就电闪雷鸣个不停的一大片乌云倒是不见了

格瑞似乎一开始没有注意到金,直到金遥遥喊了一声时才骤然转身,将右手背到后面。

“金?”他皱眉,“你怎么找到我的?”

“呃。”金搔搔面颊,“靠直觉……?格瑞,你刚刚没淋到雨吧?”

格瑞缓缓地摇头。

“那就好,我总感觉有点不安。”金松口气,“但是你怎么弄成这副样子?等等,你衣服上是什么,血吗?”

他箭步向前想看格瑞的情况,格瑞下意识退了五六步,最后还是被抓住左手。

金现在看得清清楚楚。那...

【嘉金】你看见我的鸟了吗(2)

(1)

—OOC,乱七八糟

—弱智文字排列组合


6.

金从厨房里拿着一碟子肉和切好的水果出来时,看到格瑞搬了把椅子坐在鸟笼正对面,双手环胸,注视着嘉德罗斯,好像在和对方进行什么灵魂交流。

当金走近的时候,一人一鸟同时扭头了。

格瑞扭头看金,嘉德罗斯则把头扭到看不见金的一面。

“我来吧。”格瑞站起身,想从金手里接过盘子,被对方一抬手避开。

“不,我自己来。”他说。

“你不是说给他吃饭的时候他总要啄你……”

“就是因为他总是啄我我才要自己喂啊!”金道,“这样他总能熟悉我,和我亲近起来的!”

“……”格瑞默许他的理由,往旁边让开了。

嘉德罗斯不可思议地看过来,露出一种被背...

【嘉金】你看见我的鸟了吗(1)

—OOC,乱七八糟

—弱智文学,想想写都写了干脆写完吧


1.

金捡到一只鸟。

这鸟比较别致。它膀大腰圆,黄里透金,自带星状花纹,而让它尤其显得超凡脱俗、和别的叽叽喳喳的凡鸟俗雀一点也不一样的,是它只发出“喳喳”的叫声,而不“叽叽”。

所以金根据传统的以声命名方式,给它起了个名叫“渣渣”。

把鸟气得三天保持沉默。

三天后,鸟屈尊纡贵、小小声地在金来喂米的时候“啾”了一声。

“哇太好了渣渣!”金惊喜道,“我还以为你哑了呢!”

据金事后转述,这只富有灵性的小鸟听到自己的关怀后格外激动,张开翅膀想要向自己扑来,可惜一头撞在了笼子上。


2.

格瑞听到...

【嘉金】抗药性

 金挤在小小的空间里辗转腾挪。

这个箱子的体积不大,此刻又塞下两个成年男性,本就头碰头脚撞脚,该蹭的不该蹭的统统蹭着了,金还在动,挤得半小时前刚被下了药的嘉德罗斯额角青筋直跳。

“别动了!”嘉德罗斯终于忍无可忍地一手勾住金的腰,恶狠狠地用气声道,夜视瞳片在黑暗中往他金色的瞳仁上蒙了层微弱的光。

金被压制住之后还挣扎了两下,努力转过身来和嘉德罗斯面对面。他的瞳仁是蓝色的,此刻蒙上光后像眼里盛了捧莹莹的水。

他眨着那双水蓝色的眼睛看了嘉德罗斯一会,担忧地双手捂上嘉德罗斯面颊:“嘉德罗斯,你真的没事吧?早跟你说了不要仗着自己抗药就乱喝东西啊。”

嘉德罗斯有心想把金的爪子揪下来,碍...

【雷安】动口

卡米尔把围巾摘下来的时候雷狮刚准备出门。

他穿了件薄T恤,外面披件浅蓝色的牛仔外套,裤脚下面露出截脚踝,此时正蹲在地上穿板鞋。

“……”卡米尔迟疑地把围巾挂好,再脱下外套,终于在雷狮起身的那一刻忍不住开口。

“大哥,”他说,“你这样出去不冷吗?现在是晚上,外面风挺大的。”

雷狮哼笑一声。

“卡米尔,”他郑重地说,“你要记住,我们北方的狼,从来不畏惧南方人都能活下来的风。”

卡米尔懂了。

他肃穆地目送雷狮出门,然后摸出手机给在风里活下来的南方人打字:“安哥,你出门的时候能不能给大哥带件外套?还有,你下次和我大哥约会的时候穿多点可以么?”

刚穿上外套的安迷修:?

他犹豫一会,把外...

【雷安】抱了又抱亲了又亲

—内容切题【。


雷狮看见安迷修的时候左臂膀上开了一个洞,正咬着布条给自己取子弹,结果瞥见一个人满身灰尘跌跌撞撞冲过来,没忍住,张口的时候布条就掉在地上。

“安迷修,”他说,“没想到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也背叛革命了。”

安迷修拎着枪,巴不得一枪托砸在对方脸上,但他忍住了,转而蹲下身去捡起那块布条,重新塞回对方嘴里。

雷狮脸色一变,挣扎着要把沾满了沙子的布条吐出来,谁料安迷修眼疾手快趁他反应过来之前先一把摁住他,拿了镊子就往伤口里捅。

“……!”雷狮死死咬住剩下半截没吐出去的布料。

等那颗子弹被安迷修夹出来扔到一旁后雷狮仍仰躺在凳子上,任由安迷修拉着他的手臂缠绷带。...

说点事

那什么,被质疑分尸组装的是我。说一下吧,这位一开始的态度看得我有点火大,但是说着说着感觉大家都累成狗了,我转自己可见了,这事儿就这样吧。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我都快喜欢上她了……
一、我个人绝对没有蓄意抄袭,且永远不会有这个意向。比起抄袭所可能得到的东西,你们千万放心,我更害怕这件事情被发现之后的后果,我怂得天可怜见
二、我永远欢迎任何质疑我抄袭的人来跟我说,但是ball ball你们简单点直白点,套路不要那么深。能带作者作品最好,带不了说实话我是没什么话讲的……
这姑娘是个好人,如果我认为她胡搅蛮缠是不会藏文的……………好了行了打完这段我去看了一下她的回复,dear,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或者愿不愿意看到...

【雷安】求求你别踩油门了好吗??(下)

—性感雷狮继续在线开车

—我们的口号是开车赛过狮,安安抱回家【并不是

(上)


6.


天纵英才骨骼清奇的安迷修,科目三没过。

他们的大路考考场是开放性路段,可惜车载考试机器并非开放性机器。这就意味着不论你的既定考试路线上突然遇到什么阻挡你考试的障碍,只要你偏离路线,机器不管三七二十一统统划作不合格。

当然,大家看到考试车辆一般都会礼让一二,道路也总归提前有人清扫干净,以免开着开着突然遭遇路上躺块大石的飞来横祸。

而安迷修,这位受上天眷顾的男子,在科目三第一次考试无惊无险地闯到最后一关时,硬生生被迎面潇洒、稳重、笃定驶来的一辆逆行车辆逼迫得驶离了线路。

这车,黑...

【雷安】求求你别踩油门了好吗??(上)

—性感雷狮在线开车【?

乱七八糟的(下) 


1.


安迷修大二暑假学车学得醉生梦死。

虽然他天生聪慧,肌肉记忆了得,教过一遍不用听第二遍,但还是在大太阳底下晒得六亲不认,失手摸到暴露在阳光底下的一截方向盘时更是烫得悲从中来。

而即便安迷修立志于成为受人爱戴令人钦佩能让女性走夜路都放心的二十一世纪新好骑士,也还是距离打开“为什么小姑娘都貌美如花”这扇秘密之门有很长一段距离。

——简而言之安迷修没有采取任何防晒措施。

新好骑士的健康小麦面包色皮肤在他坐等考科目三的时候已经往黑麦面包色进化了一阵子。

这导致他看见雷狮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这好小伙子很有先见之...

1 / 5

© 口里木 | Powered by LOFTER